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0

离开我吧 我没关系

到头来…大家都避我三尺 我的脸犹如黑炭那么黑
一触火苗 就会烧伤很多人 大家都避我三尺

做人做到如此地步真的很可悲…
避开吧~ 我是一只失去遥控器的哥嘶拉

我不会控制火苗的距离
我也不会控制火苗的力度
我更不会控制火苗的方向
你们都走开吧~

我接受我是一只孤独的哥嘶拉
再也不需要任何关爱 任何拥抱

工作生活•生活工作

一早赶稿赶稿 没有停过办公室里的讯息不停地传来“及时才能轮到赶我的稿”
就像一台机械一样不停地重复同样的动作画画画 排排排 点点点 拉拉拉 达达达重复又重复 重复又重复重复得千篇一律 交稿后 才发现出错了
心如焦地不停地拨电话号码通知报馆 杂志社 杂志社 报馆 稿子出错了心如烦地不停地修正出错的地方再次交稿后 又发现犏码出错了……………………………做么这样的!!

一把火把不关事的人灼伤了 心里很抱歉可十万火急 顾不了那么多了先赶稿子吧 真的有够@¥#%的难关
最后一次 没再出错了本有力气一桶 最后也只剩下一滴满脑子里还是那些稿子的画面只想赶快回家休息
可是….无意间…身体突如其来的往前抛...剩下一滴的力气也抛出去了….我的午餐便当洒了满地毯…..在路上留下了两道长长的轮胎痕….漫长的路还好还很长...
...真的累了…身体告诉我它真的精疲力累了

心中的遗憾

又是领薪水的一天 不喜欢上司假惺惺的关心但为了薪水还是得进去充满老男人味的办公室
门巴一开 心里的痛苦突然涌现出来了 因为别人都说他是“医生顾问” 虽病人不是我 但见到神医 难免想知道医治的方法
最近身边遇到的老人家身体都抱恙了 身体因为岁月的残酷 病魔不停地上门拜访 尿酸秘方拿到后 不想错过机会 再借神医五分钟时间 那淋巴癌呢?问题一出口 神医钝了钝 “病人一定要有活下去的志气”
-志气- 好一个秘方 好一个容易又艰难的秘方 脑海里立即浮现老人家躺在病床上痛苦呻吟的脸庞 我只是老人家孩子的朋友 何能让老人家找到那一股志气 朋友都无法让自己的父亲眉开眼笑 试问 我又何得何能呢 心里又是一阵阵的心痛... 流泪...
抹干泪水 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继续与时间奋斗
一天的时间过了 午夜十二点八分 累了一整天 入睡的那一刻 收到一封晴天霹雳的讯息 朋友的父亲刚刚辞世离开了... 很想马上奔去朋友身边 陪伴他 很想马上播个电话给他 但我没有这么做 因为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安慰话 平时那么叽喳的我 也有不会说话的一刻 真的好辛苦...
以为可以再多几次去探望他老人家 以为我可以比医生更快找到医他老人家的药方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老人家远方的女儿想必比我这无血缘关系的百倍的心痛 一切都太迟了 永远成了心中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