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清妹。我永远爱你!








































她个子比我高,肩膀比我宽,两眼清澈得很。
笑的时候,嘴角总是带着深深一个八。
白牙齐齐,不像我乱糟糟的。
我们不是姐妹,但是她总是爱叫我“好妹妹”。

我们一起生活,一起游山玩水。
快乐一起分享,悲伤一起靠背。
睡在同一个床铺,同盖一张披单。
坐巴士的时候,驾车的时候,她可以说个不停,笑个不停。
记得一次大伙一块出门,路上飞驰忽然绿灯换黄灯,刹那刹车!
我们俩尖叫的最大声,笑得最大声,大伙也疯了。

她见证我离乡背景,开学,地下情,光明正大拍拖。
我结婚注册的前一天,她进医院了,我失眠了。
那是天塌的消息,医生证明她得了癌症,即使已切除肿瘤。
我想她比我更失眠,更心慌,更无助。
我们还是没有见面,通过电话。她表现得比谁都乐观。
我知道那都是假的。我明白她心里其实比谁都不好过。

轮到我新家入伙了,她又进医院了。
总觉得她的生命起伏与我生命起伏是对立的。
那天起,快乐的事情我再也不敢高调了。
我不想老天得知我的生命喜讯,带给她生命痛点。
越藏越久,越躲越远。我就越少给她通电话了。

我开始逃避,开始装不知。任何有关她的我都一概不追问。
害怕她告诉我很痛,受不了了。
害怕不知如何给她安慰的话。

直到一天,我听说她要放弃。
我开始努力讯息她。通过我姐。通过她妹。
终于她睬回我了,我知道是我伤了她的心。

我和她终于许了一个约定。
我要她等我一个拥抱,要她等我一段日子。
希望能给她一点力量。给她一点耐心。
我姐说我残忍,怎么如此要她痴痴等。

半个月后,我飞回家了。
给了她一个浅浅的拥抱。
她更瘦了,皮包骨,我怕弄疼她了。
但她比我想象中的安好,比我想象中的健康。
可是她妹告诉我那都是假的,她已无完肤。
那天,下雨了。

续日,我做了炸云吞,炸饺子。
希望她回忆西马快乐的味道。
希望能让她记得我,记得我们的生活。
但她说太烫,晚些一定吃。
离开前,我要她好好睡,好好吃,别亏了自己。
她说她会,要我路上小心。
那晚,下雨了。
我最终没见证她吃得美味的那一幕。

呆多一日,我离开家乡。
在我上机前,她妹忽然打来问我在何处。
我的心情好沉好沉。她又进医院了。

后来反复的进出,我姐叫我为她祈福。
她带着氧气的样子,我能想象。虚弱无力。
我姐问我有话要和她说说的吗。
说真的,我真的不懂说什么...好好保重?没事的?加油?
那一刻我给她老公讯息了,要他帮我转达给她。
“对不起,清妹。我永远爱你!”

数日,夜里收到她老公讯息。
她回老天家了。原来下午时分她走了。
屋里灯光太亮了。我怎么也哭不出来。

躲进被子里,问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
最后一面都没见了,最后一程都不送了吗。
忍了好久,最后眼泪唏哩哗啦。
最后原来我总是是说抱歉的那一个。

我们永远没有机会说再见了。
“清妹,你好吗?你在哪里?我很想念你。”
又下起雨了...
我的告别文,你收到了吗。

Comments